媒体看省立
您的位置: 首页 > 省立新闻 > 媒体看省立

王耀东事迹选登

发布时间:2011-03-11 00:00  点击数:

感动轨迹———王耀东事迹报道选登(一)

“杂门大家”王耀东

今年48岁(编者注:2004年)的王耀东,甘肃人,新疆医科大学毕业,后留校。1990年却跑到福建当外科医生。如今王耀东成了名人,慕名求医者络绎不绝。 一年365天,他做了364台手术。2月22日,省立医院住院区第5手术室。一位胆结石病人正要做胆囊切除手术。 

9点15分,省立医院普外科主任王耀东走到手术台边。9点35分,胆囊切除。手术共花了20分钟,整个过程娴熟。 

有一回,他到武夷山讲课并主持几台手术,中午吃饭时,一位病人家属跑过来说:“我们不做了,要到福州找人做。”第二天,这位家属听说昨天的那个医生就是王耀东,大为后悔,急着跑来,说:“我去福州找的就是王耀东啊。”

去年,王耀东共做了364台手术。今年,他自己累倒,挨了一刀,休息了两个月,到12月22日为止,共做了336台手术。
医学不设禁区 

2002年,一位来自平潭的农民住进省立医院,其肝脏内长着一个约13×10厘米的血管瘤,且位于肝脏血液的第二出口———第二肝门。 

按照传统医学,当病变侵犯到第一、第二肝门以及大血管时,考虑到可能发生大出血,手术可以不做。 

王耀东想:“不做,我是没什么错,但肿瘤时刻可能破裂。即使不破,也有可能压迫血液流出,造成回流障碍。” 

这两点都是致命的,他决定冒险手术。 

手术做到一半,王耀东发现,血管瘤压住了左右肝静脉,如果全部剥离,原本应该被肝脏包围的肝静脉,将全部暴露出来。这些血管壁极薄,连内中的血流方向都看得清。他夹一钳子,出血,再夹一钳子,又出血。 

王耀东千方百计把血止住。半小时拿掉血管瘤,止血却花了两个半小时。最终,险关过了。 

下台后,他很后怕,心想:如果止不住血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死掉了。他说:“识相一点的人,不该做(这台手术)了,我们不识相。” 

在医患关系比较紧张的今天,医生往往对一些疑难手术避而远之,这样可以保护自己。王耀东对此十分清楚。不过,他说:“如果不敢往前走,医学怎么发展,医生岂不是一代比一代差?”
他是个“杂门”,什么派都有 

王耀东说:“好的外科医生,天分重要,实践更重要。” 

他有一个习惯,晚上睡觉前,把白天手术的情况在脑中“重放一遍”,自问:“哪个环节是有所改进、成功的?能不能更完美一点?”

他说:“对一个切口,从哪里选择,也很有讲究的。” 

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的腹腔镜下的微创手术,于90年代传入中国。省立医院于1992年做了第一台。王耀东跟其他人一样,在新技术面前,无师无门,全靠自家摸索。 

他观摩了不少专家手术,见到不一样的手法与方法,便加以琢磨,发现别人比自己好的地方,就学过来。有的时候,下基层医院,发现好的,也会化为己有。 

王耀东1999年去美国进修肝脏移植回国,对肝的解剖有了较深刻的认识。他说:“我什么派都不是,是个大‘杂门’。” 

就说微创手术中的电刀使用,五六年前,还仅限于止血,一进入腹腔,医生就怕烧伤器官,不敢动。他慢慢摸索,学会了用电刀来分离组织。 

这些年里,王耀东带领科室人员在微创手术领域大步探索,从1992年第一台微创手术至今,他所在的普外科已经做了2200多例。从最初的胆囊切除术,阑尾切除术、胆总管切开取石,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穿孔修补术,到第二阶段的结肠癌根治术,再到第三阶段的肝叶切除及胰腺手术,每到一个新阶段,就“上了一个大平台”。 

采访结束时,他对记者说:“我的工作,如履薄冰,如临深渊。”不过,他还说,当一名好的外科医生,首先要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,“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,还是外科。”  (原载2004年12月28日《福建日报》)

感动轨迹———王耀东事迹报道选登(二)

一个外科医生的心声

近年来,医疗事故时有发生,少数医务人员缺乏敬业精神,医德低下,群众十分不满。那么,医务人员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?请看——— 

王耀东医生是省立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,笔者认识他是在走访该院手术室的时候,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偶遇。 

那是不久前的一天早上,笔者到省立医院手术室采访一台手术的过程。护士长郑英说:“去看王耀东医生做的手术吧,他是普外科主任医师,手术水平很高。”于是,笔者得以进入手术间观看。
病人理解是医生最大的“收入”

进手术室之前,笔者穿戴好医务人员专用的白大褂、拖鞋、帽子、口罩,以保证清洁、无菌。笔者进了手术室,看见一名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几名助手的协助下聚精会神地工作着,他约摸40岁出头,身材魁梧。郑护士长说,他就是王耀东医生,他正带领着手术小组为一名胆结石患者做胆囊切除术。为了不影响手术的进行,笔者站在较远处静静地观看。 

王耀东医生在助手、麻醉师和护士的默契配合下,手术进行得很顺利。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,手术持续了一个多钟头。手术结束时,王耀东医生的额头已是一层汗水,他将口罩拉下,舒了一口气,脸上掩不住深深的倦意。他的助手赖医生说,王耀东医生今天可是体力“透支”了,早上4点,他做了一台急诊手术,已经够疲惫的了,回家刚吃完早饭又赶来查房,紧接着还得做一整天手术。王耀东医生却笑着对笔者说:“嗨,没什么大不了的,干我们这一行都这样,换成你们也得这样,这回你们来可真得感受一下我们的‘工作生活’。”他随即吩咐护士去准备盒饭,原来此时已是中午休息时分。 

拿着盒饭,王耀东医生带笔者到手术区的休息室里就餐。说是“休息室”,其实是一间存放手术器械小屋,屋里挤满了匆匆就餐的医务人员。笔者不禁问道:“为什么你们不回家午休呢?”王耀东医生答道:“哪有空啊,每天院里都安排了好几台手术,要是回一趟家,吃完饭再睡一会儿,紧接着下午的手术可就耽误了。”说着,他同笔者一起坐在一个大纸箱上边吃饭边聊了起来。 

王耀东医生是从新疆调来的,从事医务工作已经15年了。他曾多次到省外和国外先进医院进修,经常下乡指导地方医院的医务人员,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,对我省微创外科及其他重要外科技术的发展做出了贡献。

谈到工作,王耀东医生坦率地说,干他们这一行的确比较辛苦,可供自己安排的时间比较少,平均每个工作日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,双休日也得来查房。最不好把握的就是急诊,有时正在家吃晚饭,或半夜睡得正香,突然有电话来,都得立即赶到医院做手术。他说,一名外科医生通常都得负责5~10个病人,每天早上要提前一小时来查房,询问病情及康复状况。可以说,医务人员的工作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跟生活融合在一起,称之为“工作生活”。

笔者问道:“您觉得这样工作值得吗?” 

王耀东医生回答道:“医务这个职业是十分神圣的,既然选择了它,就得做好吃苦的准备。”他承认,的确有些医务人员过分看重物质利益和回报,丧失了良好的医德医风,从而使神圣的医务职业蒙羞。但是,多数医务人员是有责任感的,他们心血的付出,其实最希望的是能得到病人的理解,这才是他们最大的“收入”。 

公正看待医疗事故

谈及医疗事故,王耀东医生感触颇深。他认为,造成医疗事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主要有失职性和技术性原因两个方面。他对由于医务人员失职造成的医疗事故表示深恶痛绝。他说,对病人的生命和健康负责是医务人员的天职。如果不按照正常医疗程序和标准办事,没有一颗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的心,或者受利益的驱使而丧失医德,都将对病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极大的威胁。这种失职是不能容忍的,遭到人们的谴责也是理所当然的。 

王耀东医生分析说,诊治包括诊断、医治等一系列有机联系的过程,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错,都有可能导致医疗事故的发生。诊断是诊治过程中首要的一环,诊断失误往往是治疗效果不理想的重要原因,所以每一个医务人员都把好关,才能将医疗事故的发生率降到最低程度。他认为,人们往往将医疗事故的责任完全归咎于最终医治的医务人员,这是不合理的。 

对于技术性原因,王耀东医生说,所有医务人员的技术水平以及医疗器械的技术指标都是一定的,而病人的病情却往往不是那么简单,因此治疗绝对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医务人员的体力与脑力都会有较大的消耗。就拿动手术来说,手术前,医生要对病人的病情了如指掌,并将病人的身体和心理调整到适宜手术的最佳状态,如果稍有疏忽,病人的状态不适宜手术,就可能出差错。即使是同一种疾病,对不同的病人来说,手术过程也会有差异,这就要求医生在实施手术时要有高度的责任心,认真分析,不断解决各种疑难或意外问题。有时,医生出于好心,想为手术病人解除更多痛苦、根治顽疾,反而由于技术水平问题出了事故。他说,这种情况的确令人同情,可是人们却常常根据事故的客观结果来评定事故责任,这是否有失公正还有待于商榷。 

医患贵在相互理解 

笔者问道:“如何改善医患关系?”王耀东医生回答道:“改善医患关系的关键在于双方相互理解。”他说,医务人员首先要有高度的责任心、细致耐心的工作作风和和蔼可亲的工作态度,这样才不违背自己崇高的天职,才不负“白衣天使”的美誉,才能换来病人的尊重、理解和支持。其次,病人及全社会也要理解、尊重医务人员的辛勤劳动,配合他们做好诊治工作,为他们创造一个宽松的工作环境。 

王耀东医生坦诚地说,一名医务人员的精力是有限的,例如一名外科医生一般得负责近10名住院病人的诊治工作,每天上午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对每一名病人的查房,还要完成医院交给的繁重的手术及急诊任务,休息日还得到病房探望病人。 

笔者问道:为什么医院不实行轮班呢?他说,自己所诊治的病人的病情,只有自己最清楚,其他医务人员是无法代替探望的。可是,有时查房得不到病人的理解,如对一名病人查房的时间太短,病人会说“这个医生真不负责任”,他们认为,花钱来看病就应当得到最完美的服务,医生必须随叫随到。王耀东医生说,病人的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但是从目前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现状来看,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。他期待“医改”能最终解决这个问题。   (原载2001年《福建日报》)

感动轨迹———王耀东事迹报道选登(三)


肚大如斗竟是巨大肝肿瘤

一个普通肝脏重约1.25至1.5千克,而黄女士被切除的肝脏肿瘤居然有5.25千克重。她曾辗转多家医院却求医无门,只能眼睁睁看肿瘤越来越大。几天前,她在省立医院成功手术。医生表示,黄女士患乙肝,且从未定期体检,导致发现时肿瘤已如此巨大。

上个月,黄女士来到省立医院看病,医生一摸她的肚子就惊呆了。肝脏肿瘤致使她的右腹部明显隆起,上至肋骨,下至肚脐。经过一系列检查,该院肝胆外科主任王耀东认为可以手术切除肿瘤。听到这个消息,黄女士高兴地哭了。

8个月前,黄女士觉得自己肚子里有东西,到医院一检查,发现是肝脏肿瘤。因为发现时肿瘤已经较大,医院拒绝对她手术治疗。之后,她辗转多家医院,都得到了不能手术的回复。她尝试过导管介入治疗,服用药物,都无法控制病情。求医期间,她的肝脏肿瘤越长越大,压迫内脏器官

“饭吃不下,晚上睡不着,连呼吸都很困难。”她回忆说

王耀东告诉记者,黄女士切掉了右半肝、左肝的内叶和少部分外叶,所剩的肝脏仅占正常肝脏大小的25%。这是人体能存活的肝切除极限。

手术成功后的第四天,黄女士下床了,又过了两天,她可以走动了。该手术的成功,标志着福建的肝切除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。

王耀东告诉记者,患肝癌的病人中,大约90%有乙肝。乙肝至肝硬化再到肝癌,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所以,要防肝癌, 首先要预防乙肝。通过积极治疗控制乙肝,可以推迟肝癌复发,也可以延缓或阻止肝癌的发生。他建议市民每年体检1次。(原载《福州晚报》)


福建一肝肾联合移植患者创全国存活最长纪录

新华网  福州7月18日电(景延 黄守勤)福建省一名肝肾联合移植成功者,18日在新万博APP与曾经挽救她生命的医务人员一起愉快地度过手术后的两周年生日。据悉,肝肾联合移植手术获得成功者,其存活时间如此之长,在国内尚属首例。

现年46岁的患者叶传美,是福建省屏南县的一名农村妇女,两年前她到新万博APP就医时,已患乙肝、肝硬化13年,并伴有肝腹水、肾功能衰竭等多种疾病,濒临死亡边缘。省立医院组织多学科专家对其会诊后,决定对其实施肝肾联合移植手术。2001年7月18日,在省立医院肝胆外科专家和泌尿外科专家共同配合下,成功地为叶传美实施了肝肾联合移植和脾切除手术。

该例移植患者术后曾患有多种并发症,先后出现腹腔内大出血、急性心衰、严重心律失常,术后黄疸、肺部感染、急性呼吸功能衰竭、全身深部细菌和真菌严重感染等,后经该院医护人员全力诊疗后均获得治愈。术后移植肝肾即有功能,1个月后血常规也恢复正常。2个月后,经生化全套、B超等复查,她的各项指标基本正常,目前已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
(编者注:此稿为2003年07月18日新华社全国通稿,该患者目前已健康存活10年。)

省立新闻
信息查询